泸州数十家广告公司集体豪赌 百余野广告牌抢占四条高速

发布日期:2013-03-25    【字号:  

上海高速公路广告

泸渝高速上竖起的众多野广告牌。

泸州野广告牌抢占高速路(上)

  高速路未通,规划布点的方案还没有出台,野广告就来抢占黄金口岸了。日前,有市民反映,泸州在建的两个BOT工程——宜泸渝高速泸州至合江段、成自泸赤高速泸州至自贡段,一批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单立柱野广告牌,如雨后春笋突然出现。这股野广告风,还蔓延到隆纳高速和纳黔高速这两条已通车的高速路上。
 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调查了解到,上述四条高速路上,野广告牌共有100余块,涉及广告公司数十家,总投资近两千万元。
现象

高速未通 野广告林立抢滩
  “怪事,高速路未通,规划布点的方案都未出台,野广告就来抢占黄金口岸了,也太随意了吧!”有市民反映,从去年初开始,泸州在建(至今均未通车)的两个BOT工程——宜泸渝高速泸州至合江段、成自泸赤高速泸州至自贡段,同时出现一个怪现象:一批没有任何合法手续、未经任何单位批准同意的单立柱野广告牌,如雨后春笋突然出现在两条高速公路两旁的控制区黄金口岸内,且呈越演越烈之势。
  并且,非法竖立野广告牌之风,很快波及泸州另外两条已开通的高速公路:原本规范、有序的隆纳高速和纳黔高速,也纷纷出现大批非法单立柱户外广告牌。
  近日,华西城市读本来到了市民反映的四条高速路段,发现几条高速视线较好的路段,确实竖立起了不少户外广告牌位,许多上面还空着,没有广告内容,有些则印上了招商广告热线。
统计

百余广告牌 总投资近两千万
  随后,华西城市读本记者从四条高速公路的投资管理单位了解到,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目前,泸州数十家广告公司,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前提下,一年之内共在上述四条高速路两旁,非法新建的野广告牌多达100余块,涉及广告公司有数十家,总投资近两千万元。
  其中,重灾区宜泸渝高速泸州到合江段,共有44块。据投资管理单位泸州东南高速公司调查,44块非法野广告,分别由泸州同星、金舟、光辉、代代高、国华、本色、自然美和合江德屹等广告公司所立。
  目前,泸州南连接线和收费站入口处,20余块广告牌密密麻麻,几乎瓜分完了所有视线较好的黄金口岸。
说法

赌一把 企图“生米煮成熟饭”
  未经同意,没有一样合法手续,泸州数十家广告公司,为何要冒险投资抢建100余块户外广告牌?
  宜泸渝高速野广告的参与者、泸州某广告公司老板陈某坦言:泸州户外广告重新洗牌在即,如果没有其他诸备的广告位来转移现有客户,如何给收了钱又未到期的广告客户一个交待;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,广告公司要在高速路上建户外广告牌,需要走哪些程序、办理那些合法手续;按平均每块单立柱广告牌10余万元造价计,大家之所以冒险集体投资近两千万元,在四条高速路上抢建了100余块广告牌,都是抱着希望能“先上车后补票”的赌一把心态,即生米煮成熟饭后,希望能用建好的广告位,寻求与高速公路管理单位的合作,参与今后的广告位招投标。“如果赌输了,大家都知道后果是什么,最多就是拆除,要亏大家都亏。”陈老板称,大家的侥幸梦至今未破,“如果赌赢了呢?”幕后调查
广告公司出钱向农民租地农户出面应付高速管理方
  据了解,四条高速路上,泸州数十家广告公司,疯狂抢建、争夺野广告地盘,因为没有取得合法手续,通常是单方面向沿线农民租地建广告牌。农民在收取大把租金的同时,也“出面”为广告公司应付高速路管理方的劝阻。
  据四条高速公司的投资、管理单位介绍,长达一年多时间里,野广告在抢建过程中,他们曾多次出面阻止,宣传相关法规。然而,每当高速公路的管理单位出面制止时,广告公司的老板都会躲在暗处,由租地农民出面与管理单位“交涉”:“地是我家的,租给谁你管得着吗?”同时,野广告的施工时间,几乎都选在晚上进行。第二天,当管理单位发现时,广告牌已经立起来了。
地租几千元到一两万元不等据传有老板最高曾付出20万
  土地租金的高低,决定一块野广告的造价成本。据介绍,一般情况下,一块单立柱广告牌的占地面积,最多半亩地,租金从几千元到一两万元不等。然而,也有个别特殊情况发生。近来,泸州广告圈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:某老板租了一块口岸较好的地,广告牌立起来后,麻烦不断:租地农民的一帮亲戚,以广告牌破坏了他家祖坟风水为由,相继要求赔偿损失,广告公司只得出钱。不料,农民的亲戚刚赔完,一帮社会人士又找上门来,以祖坟亲人的亲戚身份,再次提出赔偿。一帮接一帮人赔下来,那块野广告共花了8.8万元才“摆平”。大家给他算了一笔账,该老板这块野广告的成本,总造价起码超过20万元,成为100余块野广告中,造价最高的一块。行业动态
已有老板开始转移野广告牌
  最近一段时间,合江某广告公司老板詹某,总在忙一件事:成天奔走于下月即将开通的宜泸渝高速泸州至合江段,搜寻控制区外可以立广告牌的好口岸。因为,他要为4块“命悬一线”的野广告寻找出路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詹老板终于在控制区外的小山坡,找到了三块口岸不错的广告位,并办理到了相关手续。
  3月22日上午,距宜泸渝高速红线控制区50米外的一小山坡,出现一幅热火朝天的场面。五六名工人,正忙着用角钢,为詹老板搭建一块长40米、高10余米、总面积五六百平方米的巨型广告双面看牌。“大家认真点,这块广告牌是要管30年的,一定要做牢固点。”一旁现场监工的詹老板,一再提醒工人要确保质量和安全。
  “由于距高速路较远,广告牌必须做大点效果才好。”詹老板向记者坦言:“目前我已选好三个好口岸,这块广告牌仅钢材,起码要用二三十吨,30多万元的造价,摊到30年里去,要比通过高速路招投标得来的广告位,每年的成本要低得多,挺划算。”
  与此同时,距詹老板在建广告牌几公里处,宜泸渝高速控制区外的另一个小山坡上,泸州某广告公司的另一块巨型广告牌,也在热火朝天地建设中。
高速路控制区外小山坡抢手
  3月22日下午,泸州数十家广告公司老板齐聚西南商贸城9区。不过,各位老板并未就野广告的前途进行探讨。其实,关于四条高速路上那100余块野广告的前途和命运,投资抢建的各广告公司老板们心里也有衡量:没有合法手续,建起来的那些广告牌,只要高速公司不接招,迟早一天会被拆掉。
  据相关规定,禁止在高速公路两侧边沟外缘30米、立交桥通道边缘50米内,修建永久性设施。深谙此道的广告公司老板们,知道距高速路封闭线30米和50米的控制区外,才是避开高速路管理范围最佳的自由广告位。 野广告如果被拆除,怎么办?精明如詹某的部分广告公司老板,开始将转移的目光投向高速路控制区外。
  目前,泸州四条高速路控制区外,那些视线较佳、距离适中的小山坡,正成为泸州广告公司争夺的香悖悖。行业背景泸州户外广告面临重新洗牌
  不管是公路边,还是城区要道上,只要有个好口岸,就有人想方设法去立块广告牌。无序、杂乱、繁多,长期以来困扰着整个泸州户外广告行业。为规范泸州户外广告市场,还酒城一个清爽的城市面貌,3年前,泸州市政府开始酝酿,准备改变泸州户外广告市场现有格局——由政府收回城区户外广告位的经营权,由政府进行重新规划布点后,再统一对外招标拍卖。此事,立即引起泸州数十家广告公司的高度关注,并纷纷将转移的目光,投向正在修建中的宜泸渝和成自泸赤两条高速公路上。
  去年,由政府出面全面整治泸州户外广告市场的新举措,终于提上议事日程。泸州市城管局等相关职能部门,召集泸州数十家从事户外广告的公司负责人,通告各广告公司:泸州市政府拟收回江阳、龙马潭和纳溪三个主城区内,以及高速公路连接线、蓝安路、酒谷大道等8条交通干道的所有户外广告位经营权;待政府重新统一规划、定点后,进行重新拍卖经营权。
  昨日,泸州市城管执法支队办公室主任宋仕彬,向华西城市读本证实:泸州市政府即将采取新举措,整治三区及8条公路边的户外广告。由于涉及泸州数十家广告公司的切身利益,泸州市政府及相关部门对此都十分慎重。目前,城管支队已将摸底情况,上报给了市政府。“泸州户外广告格局,面临重新洗牌,是迟早的事。”
  那么,泸渝、成自泸赤(自泸段)、隆纳、纳黔四条高速公路上,总投资近两千万元、偷偷抢占的那100余块野广告牌,能否像广告公司老板们希望的那样“先上车后补票”?四条高速公路管理方又会有什么反应?请看本报明日报道。

(转自华西都市报)




关于央晟    |    联系央晟    |    新闻中心    |   央晟业务    |    央晟优势   |    成功案例    |    人才招聘    |    客户留言    |    常见问题    |    职业规划    |    招商加盟    |    营销网络


上海公交车身广告  上海高速公路广告   友情链接 高速公路广告  央晟在线 · 户外传播网 · 24小时全国统一热线:400-7700-268

Copyright © 1990-2014 | 法律声明 | 隐私保护 |沪ICP备16049049号|央晟文化传播(上海)有限公司 手机版  |  电脑版